烟洇如墨

也无风雨【君曼睩中心】

阿川不是阿穿:

食用说明:内含冷cp慎点

作为一个几乎不吃BG的fo主产的第一篇粮居然是BG感觉快要哭了。

原本想说是卖个雅少X曼睩的安利结果基友纷纷表示吃出了罗喉X君姑娘…

手动挥手。

以上,都能接受就↓




那年刀无心快要十八,天下封刀的三少主,哪怕不会武功,有一个温婉善良,相亲相爱的未婚妻,和一群真诚相交,彼此知己的好朋友,便足以令他满足。




那年名刀神坊家的君姑娘正是芳华,闺中待嫁,一心愿与自幼订下婚约的未婚夫君退隐江湖,生育几个孩子,一家人不染世事,安乐美满。虽说无心总是很傻,也不会武功,但是愿意爱她,珍惜她,对她好,还有什么不够吗?




那时候,君姑娘还想不到,有一天,这整个天下的安危,会与她有关系,甚至,要由她背负。




君姑娘坐上天下封刀送上天都的八抬花轿那天,既没有打雷也没有下雨,她拉下轿帘,做下了和前半生的告别。

亲人,爱人。

她听到自己那个很傻很傻的未婚夫的呼喊,一声声……啊,不对,他们的婚约已经解除了。




无心,别哭,曼睩很坚强。

曼睩没有哭,你也…不要哭好吗?

今生是曼睩无以偿还,夕阳景好,却是短暂,只愿…君心长驻,江湖各自安。




很多的面孔,是玉秋风,还是三武师,或是她不曾知晓的死在战火中的许多陌生人。




君姑娘握着胸前的紫玉,扪心自问,真的能够做到吗?

无人回答。




那年君姑娘被花轿抬进了天都,她还不知道,只在不久以后,她会把天都当成自己世上最后的家,把里面住的人,看作世上唯一的亲人。再后来,什么也不会有。




天都的武君是一个与传闻不太一样的人,他既算不上凶神恶煞,也算不上好杀残忍,虽然看起来有些严肃,却几乎从不生气,还叫了虚蟜侍奉君姑娘。




真的是暴君吗?

君姑娘不知道。

只是有时候会悄悄地想,这样或许,任务很快就能完成,然后回到名刀神坊见义父,也见…无心。


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君姑娘在天都住下,没有等来她不会武功的前未婚夫,却等来了他的朋友——天刀笑剑钝。




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。

傻人总会有傻朋友。




这个向来待人细致体贴,从容温和的文雅青年,此时,终于展现出属于天刀笑剑钝的锐利。




一刀一式,进退有度,行云流水。 迅疾而不躁,快攻亦不失稳重。

刀上展现的,不仅是卓绝武学,更是哪怕豁出性命也义无反顾的救人决心。




一时之间,在招式上竟也未落下风。




罗喉对这个敢于挑战自己想要带走君曼睩的年青人有了几分兴趣——哪怕只是招式,当世能够与武君罗喉战至如此的人,实在太少了。




战至巅峰,两人皆是极招上手。




匆匆赶到天台上的君姑娘,看着来来往往的刀光火花,一颗心高高地悬着。

她什么也做不了。




笑剑钝看到了她,心下稍安,至少不算来迟。

罗喉亦看到了她,皱了皱眉,却也没说什么。

若是笑剑钝能够接下这招——考虑一下,但也不是不行。




谁不向往英雄?

在听到有人要来带走她的一瞬间,女儿家的心情总是欢喜。哪怕,只是一瞬。




转眼便尽数化作了担忧。

不希望雅少赢吗?当然不是。

但,武君罗喉会败吗?显然也不会。




君姑娘只能默默祈愿,这个傻得愿为朋友付出一切,甚至代替她的未婚夫完成他无法做到的事情的青年,能够平安离开。




可惜,缺少了天刀的天刀笑剑钝,终究无法达到真正的巅峰。




罗喉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人,未尝没有惋惜,手上的刀却没有慢下半分。




看来这一次,真的要命丧于此了……抱歉,无心……

满身血污,意识亦渐渐飘散,天刀笑剑钝模糊的视线中,最后印出的,是自高楼上纵身跃下的橙红身影——




一时情急,君姑娘来不及细想,身体已然先一步从高台上扑了下去。

糟了,忘记刚才是在天台……




【曼睩一时疏忽,多谢武君相救…】

【不必道谢,回去吧。】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多年之后,已是物是人非。

曾经的君姑娘已经老去,白发苍苍地在几处古朴的坟地旁的木屋里,无声地阖上了眼眸。

直到离去前,终身皆未曾与人结亲,只是偶尔想起,曾经有一个青年,哪怕豁出性命也想要救她。




只身回归诗意天城的碧眼银戎,追忆起在苦境中的种种经历,知己,兄弟……

偶尔也会想起,曾经有一个君姑娘,从高台上跃下,救下了他的命。



评论

热度(16)

  1. 烟洇如墨阿川不是阿穿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kalina_银戎卸甲卧天城阿川不是阿穿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个向来待人细致体贴,从容温和的文雅青年,此时,终于展现出属于天刀笑剑钝的锐利——写的好棒(づ ̄3 ̄